军迷邦 > 军事历史 > 抗日战争 > 正文

探秘二战战俘营:战俘成日军细菌实验品

  
陈列馆里的战俘雕塑。

  在全国的2000多个文博场馆之中,有一个极为罕见的展馆——沈阳二战盟军战俘营旧址陈列馆,这里曾经关押过美国、英国等六个国家的战俘。今年是沈阳二战盟军战俘营建立70周年。今年5月,沈阳二战盟军战俘营旧址陈列馆也将正式开馆。为让广大读者了解历史,本报与市文广局联合策划推出了这一系列报道,今天是第一篇。

  多年来,专家学者们一直存有一个疑问,2018个盟军战俘为什么被不远万里送到沈阳二战盟军战俘营关押?3月25日,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会副会长、沈阳二战盟军战俘营研究中心王建学教授向记者揭开了这个谜底。

  日本人的工厂里需要懂英语的“苦力”

  1941年12月8日,日军偷袭美军珍珠港,太平洋战争全面爆发。日军曾猖獗一时,在东南亚地区俘虏盟军近20万人。据记载,沈阳二战盟军战俘营先后关押美国、英国、澳大利亚、荷兰、加拿大、新西兰六个国家的战俘2018人。

  1942年11月,战俘进入北大营“奉天俘虏收容所”临时营区。1943年7月,日军用来关押战俘的新营区在沈阳东郊建成,这就是沈阳二战盟军战俘营。

  
二战盟军战俘营遗址。

  今日走进战俘营旧址陈列馆,记者看到一件号码牌,它的正面写着“满洲工作机械株式会社”,背面编号“1051”。这是第1051号战俘、美国陆军下士罗伯特·菲利普斯当年在沈阳战俘营劳役时佩戴的。

  满洲工作机械株式会社(英文简称“MKK”)是日本三井公司和美国福特公司合作的机床厂。而工厂里的很多核心设备都是美国制造,因此也需要大量懂英文的技术工人来操作,所以,美军战俘自然成为日本人的首选。

  王建学教授说,“MKK”位于当时大东区珠林街二段第7号(即后来中捷友谊厂的位置)。它一直为日本军工企业提供相关技术支持,并成为支撑日本军事工业机械加工行业的支柱之一。除了为大型军工企业生产机床等设备,还直接生产日军所需的部分武器产品。

  战俘成了日军731部队细菌实验品

  王建学告诉记者,日军731部队曾利用沈阳二战盟军战俘营里的白种人进行细菌耐受力实验,目的是为了太平洋战争袭击美国使用细菌武器做准备。

  
731部队罪证遗址

  1943年2月至1943年6月4日,日本关东军派出一组“医疗队”三次来沈阳给战俘“治疗疾病”。但他们并不关心如何把战俘的病治好,而是对战俘的尸体兴趣很大,并多次对尸体进行解剖。这些日本人还给战俘们注射了一些“疫苗”,72小时之内,营房的许多人得了痢疾,并且有不少战俘死亡。在英国战俘罗伯特·皮蒂少校的日记中记载,从1943年1月30日到1945年3月6日的两年间,战俘至少被注射过各种“疫苗”多达80次。注射次数之频繁,已经完全超出了正常人注射疫苗的周期频率,这显然已经超越了人体的耐受性。

  在美国档案馆,仍保存着这批“医疗队”1943年2月21日的《奉天战俘营月报告》,上面写道:“隶属于关东军防疫给水部的防治流行病临时小组是根据关东军第C98号命令组建的,在2月14日到达奉天,并立即在奉天战俘营找到了工作场所,实际工作是在15日开始的……”关东军防疫给水部就是731部队的对外称呼。

  日本政府此后对盟军战俘遭受细菌实验问题一直持否认态度,而美国战俘在回国后的几十年里也对此避而不谈。104号战俘兰德尔·爱德华讲述了他们的遭遇:“战争结束后,我们踏上了回家的路,在马尼拉等飞机时,有一个美国军官拿来一叠文件,要我们签字,文件实在是太厚了,当时我们都想尽快回到家,谁也没有细看,就签了字,后来得知文件的意思就是让我们保密,不许向外界透漏我们在战俘营的生活。”因此,日本人利用盟军战俘做细菌实验的事也成了绝密。 美国人为什么对此也要采取保密措施?这其中或许有着某种交易。

  
731部队遗址大门

  • 军事
  • 历史
  • 猎奇
  • 解密
  • 笑料
  • 社会
  • 武器图库

趣闻解密

军事新闻

社会万象

幽默笑话

猎奇天下

  • 推荐阅读
  • 热门文章

媒体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