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迷邦 > 军事历史 > 口述历史 > 正文

"双枪老太婆"儿子之死:抗战北上被肖锋歼灭

  
图为老太太与何香凝(前排座位左二)和邓颖超(前排座位右一)等贤达名流。

  1949年12月9日,成都外西草堂寺内人头攒动,被蒋介石封为“总司令”的王旭夫在此宣布成立“川康边游击挺进军”。任命金堂县巨匪赖合山为副总司令,“十人团”的干明辉为参谋长,康兆奎作副官长兼特科司令和特务大队长,同时将数十名各县袍哥匪首,以地区作番号,委任为纵队、支队司令。这些大小司令及数千匪徒,不时发出“与共军决一雌雄”的叫嚣。

  私下,王旭夫对其亲信却是另一番交底:“那天我去见老头子,只见他双手捂着后脑勺,靠在沙发上久久不开腔。过了好一阵,他自言自语连叹两声‘完了!完了!’然后回过头来对我说‘赶快把军校库存的枪弹全部发下去,不能给共军留一枪一弹。’”王旭夫等人密谋后,决定立即在成都北较场军校本部,南较场军校教导总队和青羊宫军校武器库同时将一万多条各类枪支和数千箱弹药,分别发给各路所谓的游击纵队、支队。由于分发不均,南郊红牌楼的大恶霸谢佐廷便纠集一帮兄弟伙,抢劫青羊宫武器库。挺进军的特务大队长康兆奎派人追击,在苏坡桥截获,因谢佐廷是康兆奎在乡村情报所的手下特务,便放其一马,其余十几个小喽啰则押解到成都防卫总司令部被枪决暴尸于春熙路,布告公示他们是戡乱期间打家劫舍。这就是当年盛传国民党第三军军长、成都防卫总司令盛文“铁腕治乱,严惩打家劫舍匪徒、保卫成都市民安宁”的真相。

  成都解放前夕,“川康边游击挺进军”先后在温江、新都、金堂等地,被我解放大军击溃。解放初期,星散潜伏于乡间的匪徒又围攻区乡政府,袭击驻军小分队,杀害征粮干部,更有一批亡命雪山草地,成为日后“陆上台湾”的基干力量。

  
图为亲自参与伏击赵侗的八路军老干部萧锋绘制的《全歼赵侗匪帮》示意图。

  提起“大乱巴蜀”的反共游击活动,还有一个号称“游击之母”的赵老太太。近年来不断有人撰文,胡诌她是“抗日女侠”,“只身潜入日寇宪兵队,三枪在敌酋额上击出个‘品’字”,有意回避其解放后策划组织暴乱的血腥罪行。本文根据当年亲自侦察审讯女匪首赵老太太的川西军区情报参谋都爱国提供的史料,还其历史真貌。

  赵老太太本名洪文国,从夫加赵姓,正名赵洪文国。1931年“九·一八”事变,赵氏母子参加了辽南抗日义勇军,该军失败后随余部流亡关内,共产党对处境艰难的赵氏母子给予大力支持,派出许多地下党员帮助其组织一支抗日部队,加之此人口才极佳,四处宣传抗日,又自称是清朝末代皇帝溥仪的婶娘,平添了不少传奇色彩。1937年,八路军115师挺进晋察冀敌后,将赵氏母子领导的抗日武装收编为“晋察冀边区独立第五支队”。

  南京沦陷,蒋介石在陪都重庆攻击八路军在华北“游而不击”。为了向大后方人民介绍我抗日军民在长城内外的浴血奋战业绩,晋察冀边区参议会推举赵洪文国到重庆作抗日讲演。起初,国民政府认为此乃“异党爪牙”,派特务混入演讲地捣乱。后蒋介石又在重庆举行隆重仪式接见赵洪文国,并授予“游击之母”的称号,将其故事编入童子军教材。赵受宠若惊,返回晋察冀边区后,就与八路军翻脸,在蒋介石派去其部队的特工小组支持下,疯狂杀害我抗日军民。这支彻底蜕变的反动武装,最终被贺龙将军统帅的八路军一二○师消灭。

  1949年4月12日,潜居北平的赵氏母子化装成难民追随国民政府南逃,时任行政院长的阎锡山拨给其机关枪35挺及电台、汽车、经费等大批物资,并颁发“冀热辽绥靖二路军”的番号。赵立即在重庆竖旗招兵,于12月2日到成都,收编国民党残兵败将,拉起一支号称十万实有四千人的土匪武装,盘踞成都周边的什邡、绵竹交界的红白场一带,策动武装叛乱。军统少将特务、国防部二厅魏大铭专门派出一个秘密潜伏特务电台“助其一臂之力”。

  鉴于赵洪文国有过一段抗日经历,时任西南军区司令员的贺龙将军专门指示“尽最大努力把这个抗战期间与我党有过统战关系的‘老太婆’争取过来,不让她走上绝路。”川西区党政军领导据此多方对其政治挽救,但此人冥顽不化,仍旧残酷杀害我下乡征粮干部和无辜群众300多人,还纵火焚烧民房500多间,终于自取灭亡。这就是名噪一时的“游击之母”赵老太太的历史真面目……

  根据现有所知的信息,赵侗领导的抗日武装国民抗日军受八路集团军总司令朱德和副总司令彭德怀亲自书信邀请,收编为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五支队,赵侗任司令。这时赵洪文国赵侗两母子与中共的关系无疑是密切和良好的。图为赵侗(左四)与晋察冀八路军干部合影。

  • 军事
  • 历史
  • 猎奇
  • 解密
  • 笑料
  • 社会
  • 武器图库

趣闻解密

军事新闻

社会万象

幽默笑话

猎奇天下

  • 推荐阅读
  • 热门文章

媒体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