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迷邦 > 军事历史 > 战史风云 > 正文

震撼揭秘:蒋介石为什么能够占据台湾岛呢?

  
资料图:蒋介石晚年生活

  
资料图:百万雄师过大江

  1949年5月20日,解放军发起渡江战役后,战事摧枯拉朽如秋风扫落叶般,横扫华东富庶地区蒋总裁的根据地。同时,华北、西北、西南各重镇也相继失陷。蒋介石面对乱世危世,忧心如焚,或乘军舰或坐专机,奔波于台海、闵厦、川渝、黔粤之间,在力图挽救川渝闽粤同时,集中策划占据台湾岛。

  他判断毛泽东不会容许他实现“隔江而治”,但毛泽东不能防止他“隔海而治”。

  台湾海峡地理特殊。海峡北窄南宽,风高浪大水深,北口最窄处200千米,南口最宽处410千米,最窄处在台湾岛的白沙岬与福建的海坛岛之间,也有130千米。平均海深60米。毛泽东没有海军,没有空军,渡海作战,非同渡江。即使在俄帝帮助下建立海空军也要时日的。的确,俄帝要扩充实力范围,是一定要帮助毛泽东建立空海军的。所以,蒋总裁的结论是:“台湾迄无共党力量之渗入,而且地理的位置,今后‘政治防疫工作亦较易彻底成功’”。至本年10月25日华东野战军第10兵团28军29军3个团渡海作战,全军覆没。蒋经国记载:“金门登陆之歼灭,为年来之第一次大胜利,此真转败为胜,反攻复国之转折点也。”金门一战,大获全胜,说明中队没有能力攻占台湾,蒋介石占据台湾反攻大陆的决心受到很大刺激。

  倒使蒋总裁忧虑的是纷传美国要改变对华政策。美国国务院发表的白皮书,没有表示支持蒋介石。蒋总裁在日记中对美国不表态支持,忧愤不已:“美国国务院此种措置,不仅为其美国痛惜,不能不认其主持者缺乏远见,自断其臂而已。甚叹我国处境,一面受俄国之侵略,一面美国对我又如此轻率,若不求自强,何以立人?何以立国?而今实为中国最大之国耻,亦深信其为最后之国耻,既可由我受之,亦可由我湔雪也”。

  他意识到在1945年马歇尔调停国共和谈时,他得罪了马歇尔,马歇尔不给他说好话。主要是马歇尔在起作用。宋美龄到华府活动也一无进展。现在又有司徒雷登回国主张美国要承认中共新政权,忧心如焚也!

  但他判断美国国会那些谈共色变的议员们不会扔下他不管,不会置远东巨大的利益于无视。台湾是从日本、韩国、台湾、菲律宾到夏威夷的南太平洋防守岛链的重要岛屿,美国从它的国家利益出发不会置台湾于不顾而使其防守出现缺口。

  6月18日,蒋经国记载蒋介石对此有坚决的主张和立场:“英美恐我不能固守台湾,为夺取而入俄国势力范围,使其南太平洋海岛防线发生缺口,亟谋由我交还美国管理,而英在幕后积极怂恿,以间接加强其香港声势。对此一问题最足顾虑,故对美国应有坚决表示,余必死守台湾,确保领土,尽我国民天职,决不能交归盟国。如彼愿助我力量共同防卫,则不拒绝”。昔日蒋介石惶惶然不可终日找美国保护其生存面目可见一斑。

  6月20日,国民党驻日代表团报告蒋介石:“盟总对于台湾军事颇为顾虑,并有将台湾由我移交盟国或联合国暂管之拟议”。蒋介石对盟军此拟议颇为紧张,立即复电要该代表团负责人找麦克阿瑟交涉,申说蒋介石的立场和态度:他坚决不同意由盟军或联合国暂管,此议与蒋介石在开罗会议争回台、彭诸岛之努力与立场根本相反。美国政府不能单从利害上考虑,亦不能承认中共政权,中共业已投靠俄帝,美国不能范围中共之行动。

  美国在1945年曾经支持俄帝控制的波兰政府,抛弃在伦敦的波兰政府,“毁灭了波兰反共力量,此事可为殷鉴。”“余及中国政府深盼麦帅本其在东亚盟国统帅之立场,以其对于赤祸与东亚前途之关系,极力主张两事:甲、美国政府决不考虑承认中共政权,并应本其领导国际之地位与力量,防堵他国承认。乙、美国政府应采取积极态度,协助中国反共力量,并应协助我政府确保台湾,使成为一种新的政治希望”。蒋介石看中了一贯狂妄自大肆意孤行反共恐共的麦克阿瑟在美国国内的地位和对美国远东政策的话语权。

  然后蒋介石要拉南韩和菲律宾共同组成军事联盟,以促美国协助他确保台湾岛。7月10日,蒋介石访问菲律宾,11日与菲总统季里诺,商量与菲结为军事同盟。8月6日,蒋介石访问南韩,,商谈与南韩共同维护远东大局结为军事同盟,以获得与美国有同盟关系之韩国、菲国的支持,通过菲韩向美国透出信息,修好与美国的关系。7月19日,蒋介石接见美国驻华公使克拉克负气地说:“因美国不肯积极负起领导远东之责任,我等不得不自动起而联盟耳”!

  蒋介石之一己之私,恰与美英之在远东利益合拍。9月30日,蒋经国记述:“美英政府近已商定所谓台湾地位问题,声明‘承认台湾为中国领土。’美国对华政策自此又开始转变。……美国参众两院通过援助中国区域7500万美元法案,并决议‘对远东反共联盟’之赞助。父亲访问菲韩两国之辛劳,已获得友邦之充分的同情与支援”。

  10月2日,苏联即承认刚刚在北京成立的新中国。蒋介石担心“今后俄帝必与共党订立军事同盟,助共党建立空军与海军,则我为势更劣,处境更艰,此为最大之顾虑”。10月3日,苏联通知与国民党政府断交,美国国务院也于同日宣布“继续承认中华民国政府”。

  10月31日,蒋介石还寄予一线希望的大西南,贵阳危急,川东陷落,重庆垂危。“党国存亡系此俄倾”,战局日趋严重,大祸迫在眉睫。李宗仁政府形同虚设,军民惶惑,国难已至最后关头。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本日为余63岁初度生日,过去之一年,实为平生所未有最黑暗、最悲惨之一年”。然后作“六三自箴”:“虚度六三,受耻招败,毋恼毋怒,莫矜莫慢”;“不愧不怍,自足自反,小子何幸,独蒙神爱”;“惟危惟艰,自警自觉,复兴中华,再造民国”。蒋经国感叹人情反复,世路崎岖,总裁席不暇暖,食不甘味,“操心之危,虑患之深,处境之苦,谋国之忠,岂一般人所能了解于万一乎!”

  • 军事
  • 历史
  • 猎奇
  • 解密
  • 笑料
  • 社会
  • 武器图库

趣闻解密

军事新闻

社会万象

幽默笑话

猎奇天下

  • 推荐阅读
  • 热门文章

媒体合作